• 湘妃竹的故事 (上篇)

    时间:2020-06-17 23:55:54
      (上篇)

      话说上古时代,尧微服私访,来到历山一带,听说舜在田间耕地,便到了田
    间。看见一个青年,身材魁伟、体阔神敏,聚精会神地耕地,犁前驾着一头黑牛
    、一头黄牛。

        奇怪的是,这个青年从不用鞭打牛,而是在犁辕上挂一个簸箕,隔一会儿,
    敲一下簸箕,吆喝一声。

        尧等舜犁到地头,便问:“耕夫都用鞭打牛,你为何只敲簸箕不打牛?”

        舜见有老人问,拱手以揖答道:“牛为人耕田出力流汗很辛苦,再用鞭打,
    于心何忍!我打簸箕,黑牛以为我打黄牛,黄牛以为我打黑牛,就都卖力拉犁了。”

        尧一听,觉得这个青年有智慧,又有善心,对牛尚如此,对百姓就更有爱心。

        尧与舜在田间扯起话题,谈了一些治理天下的问题,舜的谈论明事理,晓大
    义,非一般凡人之见。

        尧又走访了方圆百里,都夸舜是一个贤良之才。

        尧便决定试一试舜。尧把两个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让两个女儿观其德。

      舜的父亲是个糊涂透顶的人,人们叫他瞽叟(就是瞎老头的意思)。舜的生
    母早死了,后母很坏。后母生的弟弟名叫象,傲慢得没法说,瞽叟却很宠他。

        舜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待他的父母、弟弟挺好。所以,大家认为舜是个
    德行好的人。但这只是大家表面看到的舜,其实舜虽然德行好,但却风流无比。
    现在娥皇、女英嫁了过来,舜知道如果不把这两个美妻诚心诚意地驯服,尧是不
    会把位子传给自己的。

      在新房内,舜左拥右抱,嘴唇火热地触到了两个少女嫩玉般的脸颊,娥皇、
    女英好似受惊兔子般不断发抖,心中却是有股莫名的窃喜。

        舜见两女娇羞的样子,大乐:“你们真美!”他一手握住一女赤裸白皙的美
    足,轻轻的揉捏了起来,掌心传来一片香滑柔软的腻感,不禁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你们的小脚是我见过最美的。”

        娥皇问道:“到底是我的最美,还是她的最美?”

        舜笑道:“同样美。”

        舜的指尖顺着细腻皱褶划动,只看她们瞇眼呢喃,好似酒足饭饱的小猫般乖
    巧,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哼声。

        舜吞了吞口水,掌心按在裸踝缓缓上移,顺着两条细白柔软的小腿朝上摸去,
    倏然,娥皇、女英声调蓦地提升八度,娇喘颤抖,半睁的眼眸好似几乎溢露水来,
    她俩羞得急忙夹紧双腿,女英羞涩地道:“夫君,你準备先疼爱谁?”

        舜笑着反问:“你们说呢?”女英低头道:“长幼有序,姐姐先来吧。”

        娥皇瞟了一眼女英,低头道:“礼让妹妹先来。”

        舜豪笑道:“不必分先后了,我可以同时疼爱你们两个。”

      要知道上古时期,民风淳朴开化,男女对彼此的身体结构都了解得很清楚,
    所以娥皇、女英愕然地互望一眼,都直楞楞地盯着舜道:“怎麽可能?”

        “你们不用管,只需听我的就行了,保证不厚此薄彼。”

        舜把赤裸两女中的娥皇平放在榻上,再把女英叠放在娥皇身上,使得两女所
    有器官都互相贴合着,然后把她们的腿左右分开,将她们的四只手两两相扣在一
    起,两个美丽的阴户立刻呈现在舜眼前,看得他鸡动不已。

      娥皇、女英由于彼此相同器官的摩擦,尤其是乳头、双唇、小腹、阴阜的摩
    擦,让她们呢喃娇啼,心跳越发加速,澎湃难遏,忖道:“他真的是同时要我们
    吗?会不会先破了妹妹(姐姐)的身呢?”

      随着她们的互相扭动,四团腻乳变幻出各种形状,凹陷下去又隆起来,好似
    调皮的大白兔,又是被猛兽戏耍的猫儿。腿股间蜜唇鲜嫩,耻毛稀疏柔软,渗出
    的蜜汁好似深藏十余年的女儿红,甘甜美味,醇香浓郁。

        舜见状大喜,“噌”地脱去自己身上的衣裤,站在两女张开的腿中间,缓缓
    地靠近两女。舜伸手揉了揉少女莲足,轻轻引导着两女各自双足并拢,恰好夹住
    男根肉柱。

      娥皇、女英只觉得足下好似踩在一根烧红的烙铁,灼热的气温不住烘烤着稚
    嫩的莲足。舜被两对玉足一架,身心舒畅,长吸一口气道:“你们且动一下脚。”

        二女红着脸道:“我……我不知怎麽动。”

        舜把住她们玉足,引导着她们踝部发力,前后套动,娥皇、女英心早已系在
    他身上,几个套动后便已经学会,纤足乖巧地踩捋着巨阳。

        舜感觉到根茎酥软,少女莲足软中带硬,润滑暖嫩,比起女阴蜜户更有一种
    不一样的快美,二女越踩龙根越是兴奋,马眼处渗出丝丝汁液,令得三人接触更
    加柔滑,更为通畅。

        娥皇、女英毕竟身子娇贵,骨子偏于娇软,踩了将近百余下便气喘吁吁,小
    腿酸麻。舜让她们放平四条美腿,将肉柱抵住少女娇花嫩玉,龟首被蜜汁濡湿,
    油光腻腻。“二位娇妻,我要进去了!”

        娥皇、女英整个人已经被羞涩和情欲熏得一片赤霞,醉醺醺地娇喘点头,以
    示同意,舜温柔地抵住少女花户,肉柱顺着油腻的蜜唇,挤开紧凑的媚肉嫩脂,
    刺穿了少女贞洁肉膜。

        娥皇、女英身子犹如撕成了两半,剧痛贯穿周身,叫她们冷汗直冒,手脚一
    绷,缠绕箍紧住彼此身子,翘臀腻肉嗖嗖发抖。

      娥皇、女英痛得眼泪直流,紧绷身子不敢乱动,舜笑了笑,暗运元阳之气聚
    于肉柱,肉棒变得暖融温和,不断地吐出柔和气息,安抚她们受伤的嫩蕊。

        过了片刻,蜜穴伤痛渐缓,宝蛤内汁液涟漪,腔道润腻通常,任由龙根驰骋,
    舜只觉得少女腔道紧凑嫩滑,油腻抽吸,着实销魂。

      娥皇、女英适应过来后,都奇怪舜是如何做到一箭双雕的,互相看了一眼,
    很有默契地各自伸出一手从双方紧贴的腹部探下去,上下摸索了一阵,都眼睛瞪
    得大大的,各自错开玉颜,在对方耳畔悄声道:“他居然是传说中的双棒人?!”

        舜听见了两女的呢喃,哈哈大笑:“不错,我拥有两根肉棒,是世间罕见的
    双棒人。”

      娥皇、女英本来对尧让她们二女侍一夫心里有意见,以为姐妹俩必须在这件
    事上分出先后,刚才的互相谦让仅仅是不愿舜起疑,其实心底都希望自己先拔头
    筹。现在好了,舜是双棒人,可以同时满足她们两人,于是娥皇、女英全身放松
    下来,尽情享受性爱的乐趣。舜立马觉得少女腔道开始通畅起来,于是便试着将
    肉柱又深入了几寸,顿时触及一块软腻油润,好似一块软骨,龙辉知晓这儿便是
    两女含苞待放的花蕊嫩心,少女最为金贵之处,如今已经被自己探采到了。

        娥皇、女英只觉得脊背顿时一木,小腹酸麻,竟生出一丝尿意来。她们都感
    觉到了妹妹(姐姐)也是同样的反应,好胜之心又起,都想先达到高潮,又都想
    让舜的第一股阳精射入自己体内,于是她们俏脸酡红,眼眸含水,发出摄人魂魄
    的娇哼,惹得舜兴奋不已,龙枪连环突刺,杵得少女蜜蕊颤抖哭泣,魂儿都要飞
    走,小腹不断抽动,尿意也越来越紧。

        娥皇、女英芳心绽放,同时腻声呵气道:“夫君,你真厉害!”

        二女娇癡的呼唤,叫男儿下体坚硬无比,铁浇铜铸,向前一深,顶得两女珠
    颤玉碎,一股浓浓的水意从下涌起,好似水泉般,暖融融湿漉漉地浇在舜的双棒
    上,滴滴答答地洒落在地上、床边。

        舜见二女同时达到高潮,大喜,放开精关,龙精喷涌而入,暖融融地滋润了
    整个花宫,娥皇女英只觉小腹热乎乎、温润润,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美得不想睁
    眼,双双昏沈沈地睡去。

      从此,娥皇女英完全臣服于舜,她们和尧派来监视舜的九个男子都在尧面前
    猛夸舜的品行。尧还不放心,又把舜放进深山之中,虎豹毒蛇都被他驯服。

        舜头脑清醒,方向明确,深山之中不迷失,很快就走了出来。不过在此过程
    中,舜被毒蛇咬伤了其中一根肉棒,被迫切去,由双棒人变成了和普通人一样的
    独棒人。

        尧再让舜在朝中作虞官,继续观察。哪知娥皇女英对于尧这样长期试探颇有
    怨言,而且舜少掉一根肉棒后,再也不能同时满足两女,让她们对自己的父亲尧
    心生怨恨。再加上舜的后母和弟弟对舜越来越多的财产,又是羡慕,又是妒忌,
    联合瞽叟几次三悉想暗害舜。

        而尧居然不去制止,让舜和娥皇女英非常愤怒,于是偷偷发动政变,逼迫尧
    让位于舜,并把尧囚禁至死。

      舜登基之后,与两位心爱的妃子泛舟海上,希望度过了一段美好的蜜月。可
    是由于昔年的伤病和多年的操劳,舜的身体大不如以前,一次只能跟一个妃子做
    一次。

        开始娥皇女英还假惺惺地互相谦让,到后来就互相抢着侍寝。舜不想她们互
    相伤害,再加上自己力不从心,建议她们模仿女娲和傩妹进行性斗。

      娥皇和女英早就想性斗了,只是苦于她们的身份,不敢公然对战。这下好了,
    既然舜已经发话了,娥皇女英马上扑向对方,疯狂亲吻着对手的红唇、琼鼻、玉
    颊……

        之后,她们借助船身的摇晃,纠缠着倒在榻上,调整了一下身位,都用火热
    的口唇顺着修长的玉颈滑过消瘦的锁骨,慢慢地移到饱满的胸乳之上。

        由于娥皇女英也经常进行劳作,所以她们的双乳浑圆饱满,细腻蜜色乳肌,
    便如胸前栖着一对水灵灵的蜜糖蟠桃,即使因身形斜倒、双乳微微摊平,但乳廓
    仍然是完美的正圆,结实的胸腋肌束与傲人的乳量,使奶脯蜜乳在躺倒时仍保持
    完美的球型半弧,形状美不胜收,令人爱不释手。此时两女只觉得对方乳香扑鼻,
    醉人心魄,那带着几分汗味的香气,有种让人神魂颠倒的感觉,于是张嘴啃咬,
    乳酪是何等的香滑腻口,恨不得一口吞下这两团美肉。

      哪知船又一次摇晃,导致娥皇女英不得不松开嘴,相互搂抱在一起,双方姿
    势再变,额头相抵,四唇互啄,四乳互磨,小腹相贴,四腿相缠,竟不留半分空
    隙。

        两女不由用手抱住彼此的玉臀,只觉得甚是肥嫩,但却无丝毫沈赘厚实的感
    觉,因为对方这两瓣臀肉十分的坚实饱满,论弹性和丰实的程度犹在那双玉乳之
    上。

        娥皇女英都用一支手的食指,在对方圆肥臀缝的最顶端,按在那处美肉微微
    用力,让那只手指陷入她肥美细嫩的臀沟中。谁知食指才伸进去一小节,两女都
    不堪刺激地收紧浑身肌肉,那两片肥美的臀瓣犹如两扇大门般牢牢夹住对手作怪
    的手指,使它难进寸步。二女都坏笑一声,手指再度推进,顿时惹来彼此间剧烈
    的反应,只见她们一声娇啼,身子倏然前移,两个美丽的胴体结合得更加紧密,
    前移的动作一下子缓慢下来。

        就在双方的挪动刚一停下来,身后的魔指已然推进,强行挤开紧凑结实的臀
    肉,直取羞涩菊花。

      “喔……不要……”娥皇女英都惊呼一声,身子的反应更是剧烈,下腹不断
    向前挪动,挤得四只豪乳几乎成为四张肉饼,相互之间的呼吸都似无法继续。前
    后受袭,进退不得,娥皇女英的娇躯一阵哆嗦和抽搐,一股尿意涌上心头,汨汨
    热流由花宫深处涌出,将两个赤裸的下体打湿了一大片。

        小丢了一会身子,娥皇女英渐渐清醒过来,娇嗔一声,连忙伸手到自己的后
    臀,拉开对方的坏手,借机松开紧连的身体,好好地喘息了一阵。

      看到对方渐渐平複,娥皇女英同时伸出一只中指,直捅对方阴门。借着花唇
    上的蜜油润滑,一指叩关,小半截指头役入一处极窄极狭的肉褶子里,边缘的肌
    肉紧紧束起,再不容尺寸之功。

        “哦……”娥皇女英都惊叫起来,浑身绷紧,肌肉收缩,夹得手指甚是酸痛。
    到底还是女人明白女人的感受,娥皇女英不约而同地先慢慢退出花径,将中指浅
    浅的探着花径口,光滑的指头沾满了黏腻的蜜油,轻轻抵触着黏闭的花唇,每一
    下都比前度再深入一点,滴水穿石,逐渐突入彼此紧绷的膣户。

      当进去之后,改刺为探,缓慢地朝深部推进,于此同时,她们不断地亲吻对
    手的朱唇,琼鼻,桃腮,玉颈……另一只手更是爱抚对方的蜜乳,慢慢地挑起对
    手的情欲。

        逐渐娥皇女英分泌丰富,有了几分酥麻快美之意。

        “嗯……好舒服……”随着她们的轻吟,已渐入佳境,每一拔出都扯得她们
    柔躯一颐,“唔”的一声逸出娇哼;插入时又不禁昂起粉颈,双腿不住发颤,两
    双坚实饱满的蜜桃正随着娇躯的晃动而发出迷人乳波奶浪。

      两女指法更是淩烈,杀得彼此娇啼不已,香汗淋漓。“啊……酸死了……不
    行了……要……要尿了!”娥皇女英同时发出尖叫声,灼热的阴精汨汨如泉涌,
    从花心沖出,将对方的中指淋了个透湿。接着,娥皇女英四肢紧紧缠着对方,粉
    颈一仰,睁大的美眸里一片空茫,美丽的胴体紧绷如钢片一般,红唇大张,不断
    地用力呼吸,但却未发出只言片语,真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快美高潮过后,娥皇女英才恢複了少许神智,松弛了刚才紧绷的身体,双双
    瘫倒在榻上。

      坐在旁边观战的舜早已经自慰射精,此刻只能斜躺在另一处榻上,像一摊烂
    泥似的一动不动。哪还有能力再战其中一位妃子。

      回到领地后,娥皇女英更加热衷于性战。但她们平局时候多,分出胜负的时
    候少,即使偶尔分出胜负,第二天另一个绝对会赢回来。

        舜自回来后,身体状况愈来愈差,乐得二妃互相争斗,免得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久,舜收到报告: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条恶龙,住在九座巖洞里,经常到湘江来
    戏水玩乐,以致洪水暴涨,庄稼被沖毁,房屋被沖塌,老百姓叫苦不叠,怨声载
    道。

        舜大喜,召集部落众人,宣告道:得知恶龙祸害百姓的消息,他饭吃不好,
    觉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帮助百姓除害解难,惩治恶龙。一众人等愿随他前
    往,娥皇女英也要跟着去。

        舜就是想离她们远一点,回房后对娥皇女英道:今晚性斗一场,获胜者可以
    陪他去南方。等到娥皇女英纠缠到榻上之后,舜赶紧溜出房屋,作出行的準备。

      此刻娥皇女英如同八抓鱼一样缠贴在一起,双手不停地在对方敏感部位轻柔
    地抚弄,流淌着淫液的阴户紧贴在一起,一紧一松地互相夹弄。

        一会儿工夫,两女都坐在榻上,脸贴着脸,用力地让两人的乳房互相挤压磨
    蹭。娥皇女英立刻陶醉在这无比亢奋的激情中,整个脑子变的迷迷糊糊,用力地
    挺起下胯,阴户和对手的阴户死死地抵在一起,全身触觉都聚集在从阴部传上来
    的快感。两具丰满成熟的肉体紧紧相贴,胸前雪白的乳峰上下颤动,扭摆摩擦着。
    紧贴的嘴里发出轻微的呜呜声,阴户直痒得紧紧贴着对方的阴户、大腿用力挤压,
    缓缓地旋动着。

      两女现在越为越熟练了,她们的阴唇互夹互吸互啜互拉互扯互捣互磨互挤,
    “啊……我快受不了了……”“哦……你夹得我快泄了……”

        她们低声哭吟着开始颤抖,只觉得一阵酸麻从腰胯间涌出,向全身扩散,突
    然,随着两个娇声的叹息,两具胴体同时快速抽搐着,娥皇女英同时完成了她们
    今夜的第一次高潮。

      但还没完,娥皇在享受了短暂的快乐后,竟然马上翻身将女英压在身下,用
    自己丰盈的乳房压住女英同样硕大的乳房,同时用自己的双手牢牢扣住女英的双
    手,使她无法翻身。然后娥皇开始用自己的阴户去摩擦女英的阴户。处于下面的
    女英,则是粉脸潮红,立刻用双腿死死压住娥皇的屁股,同时扭动自己的臀部不
    断向上迎合,使得她们的阴户紧密地贴合在一起蠕动着,一时间她们的全身有如
    千万只的蚂蚁在爬行,心中一阵阵激蕩,重重贴住对方不放。似乎想将对面的女
    人彻底的揉入到身体之中,呜呜的颤抖不止。

        娥皇把嘴唇移向女英的嘴唇,于是两人相互热吻,两条香舌在彼此的口腔内
    搅成一团。这时娥皇利用体位优势,死命压住女英,趁她呼吸急促之际,火热的
    舌头得以长驱直入,如同灵蛇般在女英檀口内拨动,一双硕大的乳房更在女英的
    乳房上挤转磨研,尽情挑逗并体验那丰润滑腻的肌肤。女英一阵晕眩,嘤咛一声,
    娇躯已然酥软了大半,防线顿时失守,淫水如泉水般涌出,整个人瘫倒在榻上。

      “你败了!”娥皇笑呵呵道,她立起身子,拢了拢自己的秀发。女英喘息片
    刻,忽然腰臀发力,一下将娥皇掀到榻上,自己反过来压住了娥皇,阴笑道:
    “你笑得太早了,咱们又没说一局定胜负,现在该我来收拾你了。”

        说罢,她用刚才娥皇对付自己的方法摩擦双方的玉门。只是她不再进行舌战,
    而是用自己的香舌噙住了乳峰顶端的娇艳小樱桃,狂乱地吸吮舔咂,滚烫的气息
    不断喷吐在雪峰之上。娥皇猛地摆动臻首,喉咙内发出一声销魂的娇吟,她刚才
    也差不多到崩溃的边缘了,现在给女英这样上下双重刺激,霎那间便给汹涌而至
    的高潮淹没了。

      “哈哈,你败了!”女英得意地趴在娥皇身上笑道。娥皇一把推开女英,翻
    身坐起:“咱们打平了,接着比!”

      女英也虎地坐起:“好,今夜咱们就看谁把谁彻底干趴下。”

      “好呀,我们就比到有一个人爬不起来为止。”

      “没问题,继续呀!”

      娥皇女英都挺起臀部以迎接对手的沖击。阴户来回摩擦几下之后,两女又开
    始兴奋起来,阴唇逐渐变厚,软中带硬。这次两人的阴户不再前后摩擦,厚实的
    阴唇紧紧地压在一起,做着圆周运动,阴蒂打着圈地按摩对方的花心。

        “嗯……啊……哼……哼……”娥皇女英快乐地呻吟着,两女的目光既扑朔
    迷离又带着兇狠,互相瞪视诱惑着彼此。

        她们越来越兴奋,干脆停止了研磨的动作,胯下开始快速而猛烈的沖撞,阴
    户撞击的“啪啪”作声。两女的情绪越来越高涨,秀发随着头的摇摆而左右甩动,
    口中忘情地叫着,身体蛇一般扭曲互相缠绕,节奏越来越快,阴唇越来越涨硬,
    阴蒂越来越灼热,终于,两人的身体再次弓起,双手死死的抱着对方,伴随阴道
    肌肉的收缩,伴着巨大的快感,子宫口又一次喷出热流,两股热热的阴精喷薄而
    出,一下一下的互相碰撞,浇灌在对方的花心。

      娥皇女英早已放下了顾虑,全身心地投入了进去,怎麽舒服就怎麽做,而且
    几乎不给自己和对手休息的时间,所以她们得到的快乐是加倍的。一波又一波的
    快感,让这对女人几乎忘记了一切,心中唯一的共同目标就是不断攀越高峰。

        直到第九次余波结束,沈浸在眩晕之中的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已是香汗淋漓,
    身体不停地颤抖,下体湿湿的一片,流出的汁液早已将床榻弄的一遍狼籍。她们
    就这样纠缠着昏睡过去,浑不知天已蒙蒙亮了。

      舜听到里面没有女人的浪叫了,溜过来瞅了一眼,大喜,立即指挥大伙轻声
    搬运行李,驾车悄悄地缓行出发,等到离驻地二十里后,才扬鞭策马,加快车速,
    呼啸而去。

        娥皇女英一直睡到申时才悠悠醒来,头还是昏昏沈沈的。她俩胡乱穿好衣服
    后踉踉跄跄地沖出房门,才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娥皇女英本待找人驾车追上去,
    无奈身子发软乏力,而且留守的妇女们过来告诉她们,舜要她们就在家等待着他
    征服恶龙、凯旋的喜讯。娥皇女英只得先暂住下来,日夜为他祈祷,早日胜利归
    来。

      一年过去了,舜音讯全无。这一年中两女心中记挂舜,虽然每月都要斗上几
    次,但心有挂碍,都是草草了事。

        这天两女在屋中商量,娥皇说:“莫非他被恶龙所伤,还是病倒他乡?”

        女英说:“莫非他途中遇险,还是山路遥远迷失方向?”

        思前想后,与其呆在家里久久盼不到音讯,见不到归人,还不如前去寻找。
    于是,娥皇和女英迎着风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寻找丈夫。